标签大全SiteMap
当前位置官网首页官方消息

内容详情

魔芋四伏大家都知道她口中的有点事是什么事不过谁都没

  • 作者久久魔域
  • 来源长久版
  • 点击97
  • 日期2018/11/19 2:36:07

第一次遇见她,是在雷鸣大陆外,我去祭拜战争死去的朋友。她蜷缩在朋友的乱坟后边,突兀的丘堆后边避着风。看起来就要死了。

我漠然的穿过累冢间的荒径,不去注意她——在这样的世上,人命宛如轻烟,风一吹就会散去,了无痕迹。我,一个孤傲的魔法师,帮助别人是一种奢侈,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孤独之中;既然无法有实质上的作为,那么心理上的怜悯,更加大可以不必——我早已习惯了漠然应对一切事情:困窘,战争,何等艰难的生存以及如此随意的死亡。

走到近前,不禁一怔:她的整条左臂都是血肉模糊的。

她突然抬起头来,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仿佛我们是三生三世的仇人。那一眼,犀利的犹如某种嗜血的兽。莫名其妙的,我突然下定了决心,要让他活下去……我倾尽所有,弄到了少许的食物、旧衣和药品,送到那个荒坟。她还缩在那里,身上裹着我留下的粗布外衣。

半个月之后,我又在那里找到了她。这一次,她盘坐在最高的坟冢上,迎着寒风。手臂上的伤已经大好。

我惊讶的发现,她虽然身材娇小,却掩饰不住一双凌厉的眼神,一张颇好看的脸孔满是掩不住的稚气。我不由的问:“你几岁了?”我想她定是没猜到我竟然说这样的话,微微一愣。好久了才回答,“十六”。她的口音很重,象是来自遥远的冰原;身材虽然很瘦,却已隐然有女人的味道。

也许是提防的缘故,渐渐熟悉了之后,她还是不太爱说话,总是冷冷的。

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名字——“碎心”,来自冰原的边缘。她只告诉我自己的名字来源于一段感情,一如既往,我没有询问这个故事——毕竟漠然是我的性格。

有时候她会在深夜中来敲我的门,带着半片野鹿角肉或者一只地精,我猜想她平日里都是在追赶猎物的。收获要看天气以及运气,身上的伤痕却时时增添——很快我就习惯了包扎伤口,然后彻夜醒着,看着她在唯一的床上睡上一觉。这样的夜里,我总是想,不知道平日里她是在哪里休息的?在我的房子中,她睡着以后总是咬着手指,蜷成一团。

我一直说不明白为什么救她,照顾她,不过我知道自己,已经习惯性的把她当作亲人。在冷漠的面对着苛刻刁钻的房主,满眼淫意的时候。总是想起她的防线在一天一天的消失:熟睡的时候,会乖乖的让我盖被子,已不再惊醒,还会不由自主的往我怀里钻。

极少的时候我们也聊天,有一次我问她,为什么总是去追赶逃匿的鹿角群。她沉默了好久,后来小声说道:“……我要让自己变强,觉得如果不一直变强的时候,就会很快忘记了自己是谁……”我不明白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,她告诉我这是一个有关家的故事。

碎心十七岁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,在那个冬天,魔族攻打了大陆。

熟悉的天地在一夕之间变了模样,让人摸不着头脑,整个城市都是乱哄哄的。虽然我依然保持着那份漠然,和表面上如水的平静,但是心,已经乱了——我在担心碎心。七天前她匆匆出了城后就再没有了消息。早上听说离雷鸣三十里的圣殿已经成了战场,死了不少人。我努力的练习着已经快忘记了的法术,非常的担心。

碎心的天性中,有深邃的一面,她总是努力防备着,我也总是努力的视而不见。

在那个冬天,我站在陋巷中仰头看着苍天,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,好像整个人都要被那无垠的灰蓝色吸进去一样,混合着恐惧以及兴奋,以至于我恍惚觉得看到了末日。当那种感觉过去之后,我转过身,就看到了碎心。

她带回来一个受伤的战士还有一个女法师。伤的并不是很严重。

不日变好了起来,我决定把他们送走。但碎心极力反对。我不知什么原因碎心何时如此的在乎他人。也许是年纪相仿的女法师让她渴望有个伴吧,我猜想,心中却隐隐有种怪怪的味道。